中国食文化研究会墨子文化委员会

注册 登录

文苑杂谈

您现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  >> 理论研究 >> 文苑杂谈

武汉战友——何汉生(团圆篇)

2017-7-3 18:29| 发布者: 海魂| 查看: 97| 评论: 0|原作者: 海魂|来自: 原创

来自Q、微信、微博和战友的核心点评:

Q朋友拽→(_少爺:“崇拜军爷。”

微信朋友小女生:“你是一个正义的人。”

微博粉丝六塵:“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。”

战友宋安祥:“你吹的都是真的。”

七月流火战友会,东坡赤壁喜相逢;三十多载弹指过,鬓发染霜亦英雄。2016729日至31日,黄冈军分区独立连暨警通排战友联谊会,在与长江紧紧依偎的古城黄州德尔褔遗爱湖大酒店隆重举行。

黄冈军分区独立连第一任副连长石名荣来了,第二任连长施仕家来了,第三任连长杨吉合来了,第四任(最后一任)连长黄立新来了;一排长荣长富夫妇、二排长周水源和警通排长方长江、孙智、缪荣华、林金成、张绪全也来了!

武汉战友——何汉生来了!当新兵时曾暗自爱慕过、且寻觅数十年的女兵小李来了!我的两位老班长许久华、王细秋来了;共事多年的打字员王红专、胡青春、邱汉华、凌峰、洪双民(在麻城市见面)来了,曾经把最壮丽的青春献给黄冈这块热土的150名鄂豫老兵都热呵呵地来了!

黄麻起义燃星火,铜锣响处敌胆寒。黄冈孕育了一位元帅和二百多名将军,黄冈是一个热血男儿向往的地方。战友会期间,特地组织老兵们,走访观摩了曾经工作战斗过的黄冈军分区机关、独立连旧址;游览了颇具盛名的赤壁公园和新建的遗爱湖公园,参观了李四光纪念馆等…….

部队是精英荟萃的大舞台,文艺表演是战友的拿手戏。战友会文艺演出是这次战友会最惹眼的亮点。它是由老班长尉孟龙、付洪涛,女战友高 玉和特邀美女嘉宾共同主持的。

战友们自编自演的文艺节目,精彩纷呈、高潮迭起,把白发苍苍的战友带回了那激情燃烧的青春年代。文艺演出还特邀了总政、湖北歌舞团的歌星舞星前来助兴,使之靓点频放,盛况空前,欢声笑声如春雷滚滚,轰动全场。

由尉孟龙编剧,付洪涛、邹亚光导演,王细秋、邱汉华撰稿,高玉配音,薛春海编辑,陈和平制作(特邀),施仕家、黄立新担当军事顾问的电视幻灯纪实片《战友情结》,在战友会上滚动播放,且获得极大成功,引起了战友们的极大共鸣。为编辑制作《战友情结》这部片子,我煞费苦心、出力流汗,付出了辛勤劳动,我感到很自豪很荣光!

战友们别离几十年后,能够欣喜若狂般地相聚在一起,得益归功于“黄冈军分区战友群”。该群是武汉老班长尉孟龙发起建立的。

2015年夏日,我意外接到原独立连文书王细秋的电话,说尉孟龙组织了一个战友群,希望我联系河南战友们加入。至此,我迅疾邀请到了河南战友孙志强、丁朝玲、高敬敏,分区机关打字员邱汉华、凌峰、王兴福2014年夏,我在“天涯社区”发表‘新兵蛋子’之文艺青年》一文,邱汉华看到后惊喜留言,旋即彼此电话云云)等战友。一传十、十传百,战友群的消息很快传遍了大江南北、城市乡村。

战友群给我带来两件非常幸运的事儿。一是与别离四十年的女战友小李取得了联系(参见《黄河岸边是故乡》一文),二是与深情感恩的武汉战友——何汉生取得了联系。

时间足以风化许多往事,则战友情犹如一块巨大的磁石。我是第十名加入战友群的,汉生第二十六名加入战友群(在《武汉战友——何汉生》(1)、(2)、(3)中,我与汉生的相识相处已有了较详细的交待)。在与汉生的通话中,得知慈祥善良、可亲可敬的老妈妈已经逝去,让我悲痛有加,无限怀念!

尉孟龙,独立连一排三班(文艺班)班长。说拉弹唱、琴棋书画、演讲主持、小品快板、探戈国标,无不出类拔萃。他出身于中医世家,现为一名国内外颇有名气的中医专家,经常到欧美及亚洲各国旅行讲学,传播中医民族文化。

尉孟龙是战友群的群主,是一位承上启下、最具有亲和力的人物。有段子云:群主,是目前群众唯一能接受的干部。 “一人不慎落水,路人聚而欲救之。一人说,落水者是公务员,路人散去一半。另一人说,是公安局的,又散去一半。又有人说,看上去像城管,路人皆散去。 猛然有人说,是证监会的,路人皆驻足看其下沉。又有人说是发改委的,路人蜂拥而回,以石投之......

忽然落水者大喊“我是群主!”众人合力将其救出,还塞给他一些吃的,给她换了衣服。这个故事说明:群主,是目前群众唯一能接受的干部。

加入战友群后,我遵循尉班长(群主)的指示精神,与文书王细秋、打字员邱汉华、话务员高玉等战友一起,开始进行撰写编辑《军旅情结》电视幻灯片的工作。期间,共收到战友们通过微信、QQ等发送的照片(文艺作品)约1000张(篇)。20165月,成功制作了图文并举、声情并茂的电视幻灯纪实片,时长约30分钟。

20167月始,战友群紧锣密鼓地开始了首届战友会的筹备工作。筹委会将战友们分为黄州、武汉、河南三个区域,我再次奉尉班长之命,负责组织召集河南区战友参加会议。

河南区参加战友32人,分为漯河、安阳、郑(州)平(平顶山)三个组。杨吉合连长、陈国强、李登振等战友偕妻子参加了战友会,李玉彩、高锦环两位女战友由女儿(外孙女)陪同前往参加了会议。

参加战友会的大多是居住在城市的战友,他们近在楼台先得月,有车出行方便,购票坐车也方便。农村战友就不一样了,他们从村里到乡里,从乡里到县城,从县城到市区,再从市区到目的地;他们不习惯网上购票,全靠两条腿辗转颠簸,撵着车轮子赛跑。王秀金、郭培民是河南农村同年入伍兵中,为数不多参加战友会的战友。事前,我反复告诉其怎么预先购票,以免耽误行程。然在临近会议的前一天,我问起车票是怎么落实的?

“买啥票呀?到时候,脖子一伸,拱进车里就中了。”郭培民扯着嗓子对我吼叫道:“爬上车就行,买啥几巴票呀!有票坐那儿,没票谷嘚哪儿,谷嘚不哪儿立那儿个球……

哦,是我低估了农村战友的承受忍耐能力,是我忘记了年轻时代扒汽车、从窗子里钻进火车、从郑州站到广州的“光荣历史”。从部队转业进城后,尤其近十几年来,每次出差,都要提前一周订票。硬座不行,软座也不理想,非卧铺票不要,有时硬卧还不行,非要软卧票不可,甚至还要分上中下铺什么的。比比农村老战友,自愧不如,我变得娇气脆弱、有些不堪一击啦!

我与王秀金、郭培民从高中到当兵,又从当兵到解甲归田,一直到退休。几个人吵吵嚷嚷、打打闹闹一路走来,简直是狗皮袜子没个反正;我很尊重他们,他们也很给我面子,每每争吵后,随之就又握手言和了。

727日晚,我突然接到王秀金从火车上打来的电话: “请把何汉生的电话号码告知。”我纳闷了:“你们不是计划途中找Q班长,第二天一起去参加会议吗?”未出发之前,他俩告诉我,28日晚在M县下车,先拜访几十年未见面、当了领导干部的Q班长。当时,我心里就咯噔了一下:“他会接待你俩乡下战友吗?”看来,这两个家伙一定出师不利,吃了闭门羹了啊!

实际上,我对这个Q班长是比较了解的。他较我早入伍两年,我在连队当通讯员的时候,他当副班长。后来,我调到分区机关当打字员,提干当司务长、保密员、参谋(副连职);他从排长调到机关当参谋(正连职)。他踏实能干肯钻研,军事技术过硬,战斗文书撰写得有模有样;他性情孤僻,自恋清高,爱自己埋头苦干,不喜欢与别人分享交流。

1984年春,我俩同在司令部参谋科当参谋。一次,我随首长出差武汉,机密文件被盗(随之破获)受到审查处分。当时,我的情绪低落到了冰点,我迫切希望得到人们的安慰。然而,每当我用祈求的目光望着他,欲与其聊天的时候,得到的却是冷漠与不屑,他脸一扬,拂袖而去。

2014年春,我曾与这位班长通过一次电话。在通话中,我无意识地说了句:“有时间去你那里看杜鹃花!”话毕,我热切地等待着“欢迎光临”之类的客套话。然而,我竖耳恭听,等呀等呀,却一直没有听到他的回应。我自觉没趣,不得不说了声“再见”。

2015年夏,在编辑《战友情结》过程中,我浓笔重墨,把他当作战友中的“十大金刚”塑造。有战友微信中说:“这个人清高自傲,不近人情,战友们对他有看法。……

《战友情结》的宗旨是客观真实地记录朝气蓬勃的军营生活,展现官兵青春似火的精神风貌,为战友们留下激情燃烧年代的永恒纪念。我若利用工作之便,扭曲历史或埋汰一个做出成绩的人,那将是很卑鄙无耻的事情。“君子喻于义,小人喻于利。”明人不做暗事,君子做事要坦坦荡荡。

2016729日,我与他在战友会上见面了。原想分别32年、且在《战友情结》中,把他塑造成“高大全”英雄式人物,他一定会与我热呵呵地寒暄几句。然大出乎所料,他像位大首长一样,随意地拉一下我的手,漫不经心地说了句:“辛苦了!”就不见了身影。

稍刻,他又招呼我道:“过来,我们几个照张相。”“这小子,还算有点人性?”谁知道我异想天开了,他要我帮他和几位女兵拍摄合影。他站在几位女兵中间,笑得像个如来佛。我双手端着相机,选景调焦、抓取瞬间、摁动快门,“咔嚓咔嚓”几声。原想为他拍摄后,他会接过相机,也为我和几个共事多年的女战友拍照一张。谁知道我太天真善良,又想错了,没等跪姿的我爬起来,他已经没了人影。善良的女战友程丽看到我的狼狈尴尬相,忙招呼马艳玲、袁秀凤、高锦环等战友与我合了影,为我挽回了失落的面子和尊严。

古人云:水能载舟亦能覆舟。这儿,我要对做了官的战友说一句话:“吃百姓之饭,穿百姓之衣,莫道百姓可欺,自己也是百姓。”要尊重退役后务农做工的战友,要尊重每一位个体劳动者。

我一直尊重Q班长,记得未婚妻第一次到部队探亲,是他主动帮助摄影留念,在东坡赤壁留下十分珍贵的靓影倩姿。在《战友情结》中,我之所以着力打造其的“光辉形象”,也是对他当年为我和未婚妻照相留念的感恩回报。如果不是这次他不将两位农村战友拒之门外,以上那些陈谷子糟糠是不足挂齿的。这儿只不过是借风行船、借题凑个热闹罢了。

Q班长之所以清高自傲,缺少亲情,除其孤僻性格之外,与长期官场浸染有很大关系。《人民名义》有这样一段台词:“官场就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污水池,进来以后水性不佳不被淹死就已属万幸,还谈什么一尘不染。出淤泥而不染的是莲花,不是人,更不是当了官的人。”

记得在军分区机关工作期间,每逢春节,科长总要把参谋们叫到自己家里,摆上一桌子酒菜招待一番。1986年百万大裁军转业地方后,这种首长与部属之间的亲情渐渐地消失殆尽、灰飞烟灭了。几十年来,我看到是:每每节日,下级排着队给上级送礼、请上级吃饭,而从未发现一次上级请下级吃饭的案例。……

黄州战友会上,我参与编辑制作的电视幻灯片《战友情结》引起了较强烈的反响轰动,得到了首长战友们的热情赞誉肯定。

年轻战友王红专、王斌(与Q班长同级别)、戴幼玉、凌峰、张留斌、洪双民、冷军生、郭晏龙等,对我及河南战友的到来,给予了热烈欢迎,并纷纷合影留念。

老班长尉孟龙(群主)、邹亚光、郑曙光、丰明潮、易光友、王细秋、缪荣华、许久华等黄州、武汉战友,对参加战友会的河南战友给予了盛情款待。

2016728日晚6时许,河南战友王秀金从武汉打来电话:“我和培民现在酒店,汉生、顺德等武汉战友招待我们!”

战友会之前,战友群群主尉孟龙出资一万元,并在武汉、黄州设立接待站,对前往参加战友会的战友、尤其河南战友,要求热情接待,且经费由接待人员自掏腰包,不能占用会议经费。

我与王秀金通话的时,我和孟凡群、高敬敏、刘和平等七名河南战友已到达黄州。此刻,酒过三巡。黄州老班长郑曙光、丰明潮、易光友和几位战友们,正在端着酒壶酒杯,逐个给我们斟酒呢!与此同时,武汉班长尉孟龙也打来电话:对分别三、四十年河南战友的到来,代表战友会筹委会表示热烈的欢迎!并代向每位河南战友问好!

王秀金曾是何汉生新兵连的班长。为接待好来自河南的两位农村战友,何汉生特邀知青战友王顺德、独立连一班长邹亚光和分区女战友高  玉等作陪。席间,汉生拿出了农村战友罕见的茅台酒、软包装中华烟。这两样“宝贝”,是双生女儿女婿过年孝敬自己的,为了招待远方的战友,汉生不吝其责,潇洒一把,算是拼上了。

席间,王秀金、郭培民两位河南农村战友,犹如梁晓声笔下的《陈焕生上城》中的主人翁,虽然名烟名酒使他心疼不已,可这次难得的经历毕竟使他们得到了一定程度的心理满足。他俩精神陡增,顿时好像高大英俊了许多,甚至感到连自己的身分也显著提高了。

人的价值取向不一样。有人感到与权贵们在一起很光彩,有人则感到与庶民百姓在一起很快乐。我土生土长接地气,与农村战友心有灵犀。他们所思所想所欲所求,我心里都有底儿。他们自尊心很强,自卑感亦如影随形。一句话或一个眼神,都有可能伤其自尊心或引起自卑感。他们不讲究酒好酒坏,有酒就行;不讲究饭菜好坏,吃饱就行。他们很注重两个字:“热情”。如果你黑着脸儿,再好的酒菜他们也咽不下去。

这次参加战友会,两个战友精心筹划,怀着满腔的热情拜访Q班长,但却吃了闭门羹,内心很是不悦,自尊心受到莫大的伤害。为挽回面子,王秀金以老班长自居,对何汉生搞了个突然袭击。他想:“若是汉生也不接电话,或是推辞不予接待,那就打道回府。”没料到,汉生接到其班长的电话,眉色飞舞,激动地不得了,高兴得几乎跳了起来。“王班长、郭班长,好想你们呀!”汉生用武汉话说:“你们么时到达武汉,我和顺德到车站去接。”汉生兄弟般的热情话语,给足了他俩面子,使其黑乎乎、皱巴巴面颊容光起来了。

王、郭二人与作陪的邹班长、尤其女战友高玉不太熟悉。酒桌上,自喻“脸皮厚”郭培民显得十分拘谨,端酒杯的手,颤魏巍的,饮酒的动作矜持多了。我知道,他俩是舞阳战友中有名的“酒鬼”,享有“半斤酒漱漱口,一斤酒照样走,两斤酒墙走我也走”的美名。然而,酱香型的茅台美酒,仅仅喝了一瓶,汉生等几个武汉战友再劝说,他俩说啥也不喝了。许是怕汉生破费(农村退伍兵一年的优抚金不足一瓶茅台酒钱)?或是怕喝多了话多没个着落,影响大中原的良好形象?

事后,郭培民告诉说:为感谢汉生和武汉战友们的盛情款待,他和王秀金每人拿出500元钱,想买礼物到家里看看,却被汉生婉言拒绝了。

这件事儿,成为了他俩讲述武汉战友故事的新段子。回到家里,郭培民把四五个孙子孙女叫到跟前,大言不惭地讲道:某年某月某日,九州通衢大武汉,波涛汹涌江岸边,在温馨的小酒馆里,汉生和几位战友,茅台酒软中华烟……那家伙,牛逼可不是吹哩,火车那也不是推——哩!……

实际上,何汉生家就是战友们的联络站。无论河南战友或是湖北战友,无论干部或是战士,每每到了武汉,都要到汉生哪儿停一停,住上一晚,叙叙战友情,喝上两杯酒。据战友吴建民说:一次,来自河南的杨吉合连长到武穴市,汉生听说后,特地提着礼物前往看望。

对此,汉生曾向我反复申明:“区区小事,不足挂齿。不管换成任何一个人,都会这样做。因为我们是战友,战友就是兄弟。对待每一位战友,我都会一样热情相待!”话语朴实无华,掷地铛铛有声。

2016729日至31日,在黄州召开的黄冈军分区独立连暨警通排战友联谊会上,了却了我梦寐以求的三个夙愿:我终于和武汉战友——何汉生见面了!我终于和“梦中情人”小LI见面了!我终于和施仕家、石名荣等老首长和老战友们见面了!

站点统计 | 举报 | Archiver | 手机版 | 小黑屋
版权所有:中国食文化研究会墨子文化委员会  地址: 平顶山市新华区
ICP备案编号:豫ICP备17003652号
(浏览本网主页,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*768)
 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