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食文化研究会墨子文化委员会

注册 登录

文苑杂谈

您现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  >> 理论研究 >> 文苑杂谈

《春韭》叶剑秀

2018-12-18 14:29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2| 评论: 0

春    韭

叶剑秀

 

叶剑秀,著名作家,笔名古枫,河南省鲁山县人,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,现任鲁山县作协主席、中国食文化研究会墨子文化委员会副秘书长。1983年开始走向文学之路,先后有小说、散文、纪实文学计200余万字,发表于《海外文摘》《莽原》《奔流》《散文选刊》《作家天地》等国内报刊。2004年出版纪实文学集《为警无言》。2008年出版长篇小说《野太阳》并在《平顶山晚报》连载,2011年出版小说散文合集《黄土后韵》,另有《叶剑秀小说集》


立春以后,孕育一冬的韭菜已经开始萌动。惊蛰前后,春寒未尽,韭菜像铆足了劲儿,不顾初暖乍寒的料峭,更不屑于蔬菜大棚里的同类,以极具个性的姿态破土而出。开始是嫩黄的,要不了多少时日,一丛丛的嫩苗蓬勃成一汪翠绿,呼唤着主人的收割,这便是头茬春韭。

常常感动于韭菜的生存能力和坚韧品行。在乡村,寻得一处空地,无论土质肥瘦,只须稍作整理,即可撒种,亦可移栽。韭菜像乡村的土长娃儿,性情洒脱,野性十足,耐风耐雨,对生存环境从不挑剔,给点阳光就灿烂,给点水分就疯长。种植韭菜省心省工,只需一次性栽种,便可一劳永逸,坐享其成。从春天吃到暮秋,一年三季,任其采割。韭菜勤勉倔强,矢志不渝,永不服输。割一茬又一茬,越割越旺。它笑对苍生,蔑视刀锋,像无畏的勇士,无视伤痛,从无忧怨,或许它生命的意义就是无私与奉献。

“正月葱,二月韭”,每年农历二月是吃春韭的黄金时节。无论男女老少,喜食春韭,皆因味道鲜美,品质俱佳。韭菜是百合科草本植物,属辛温助热蔬菜,食用韭菜有祛阴散寒、补肾温阳、益肝健胃、行气理血等功效。医术高明的李时珍先生有言:“乃菜中最有益者”,足见韭菜的营养价值。民间谚语云:“种块韭菜,祛病消灾”,不仅表述了众人对春韭的喜爱,更是寄托了乡人的心理藉慰。

春韭的味道诱人。初春的阳光融融,暖风拂来,胃口便有了欲念。尤其春韭各式各样的做法,饱含着家人的温润和馨香,成为我们心中永久的符号,早已烙下深深的眷恋和铭刻的印记。用春韭炒鸡蛋,那是绝配佳肴,既互补,又味美;春韭与猪肝共炒,补气血,益肝脏,堪称美食;以春韭鸡蛋为食材包饺子,鲜嫩营养,健胃滋阳;最令人难忘的当属春卷了,以春韭鸡蛋作馅,用面皮反复裹卷,放于笼内熟蒸,食之满口生津,弥散溢香。

记得小时候家里穷,赶上开春,正是青黄不接的饥荒天,唯一能够帮助一家人度过春荒的就是新生的韭菜了。那是几年前,勤劳的母亲在我家后院开垦一片荒地,种下两畦韭菜。春天一到,碧绿青翠的韭菜,不但是我家早春的一道亮丽风景,而且成为全家的救命菜。心灵手巧的母亲手为了让我们兄妹几个吃出味道,不停地变着手法做出各种花样,韭菜饺子、鸡蛋炒韭菜韭菜盒子……。我最爱吃的还是母亲做的韭菜盒子。

母亲将割下的韭菜洗净切碎,倒入陶盆里,加上适量油料,佐以盐和花椒拌匀,放在一边,再去和面擀皮,因吃不起麦子白面,大多时候用的是杂面。面皮擀好,把一旁的菜馅敷在上面,一层层卷起,不大功夫,案板上摆满了蟒状的菜盒子。母亲坐在灶台前,火光映在她的脸上,慈祥的面容里洋溢着幸福的微笑。我们兄妹几个围在母亲身旁,急不可耐地期待着。等母亲站起身,揭开锅盖的瞬间,薄雾升腾,满屋生香,我们便可吃到喷香的韭菜盒子了。

母亲的勤劳和手巧,让我们有了快乐的童年,春韭的滋润让我们有了难忘的记忆。

食用韭菜是有讲究的。《本草纲目》中载:“韭菜春食则香,夏食则臭,多食则神昏目暗,酒后尤忌。”民间俗话中也说得明白:“春韭香,夏韭臭”。韭菜虽好吃,但要谨慎食用。初春时节的春韭品质俱佳,晚秋次之,夏季最差。夏季胃肠蠕动,功能降低,食用韭菜,不易消化吸收,多食会引起胃肠不适或腹泻,故有“六月韭,驴不瞅”的民间谚语。连驴都懒得看一眼,人就更是不便食用了。

韭菜是有身份的蔬菜,历史中的传说,在民间演绎的有几分精彩,也赋予了感恩的含义。据传,西汉末年,刘秀讨伐王莽,在一次大战中,刘秀兵败,军队溃散,官兵死伤大半,百姓用乡间一种野菜救助,终是刘秀兵将元气恢复。后来刘秀称帝,天下太平,忽一日想起救命之菜,便命人前去采割,并令御厨炒用,觉得味道鲜美,便封地千亩,专门种植这种野菜,送皇宫食用。后经御医反复琢磨,原来这种野菜具有清热解毒、滋阴壮阳等多种功效。刘秀大喜,忆念旧恩,赐名“救菜”,后将“救菜”更名为“韮菜”。后来的儒士为书写方便,又将“韮”简化为“韭”,便是今天的韭菜。原本帝王御用之菜,也逐渐进入寻常百姓家宴。

韭菜的栽种历史在我国可谓悠远,古老的史书《尚书》中“正月囿有韭”的记述,说明韭菜栽培在我国至少有三千年的历史。《诗经》中有“四之日其蚤,献羔祭韭”一语,可见早在春秋时期韭菜在众多蔬菜中无以替代的位置。《汉书》记载:“大官园种冬生葱韭菜茹,覆以屋庑,昼夜燃蕴火,待温气乃生”。这是汉代关于温室栽培韭菜的实录,而日本到19世纪初、英国到19世纪末,才出现类似的温室栽培技术。五代周显德三年(公元956年),周世宗柴荣曾号召“课民种木及韭”,发布了“男女十岁以上种韭一畦”的命令。

古人对春韭的尊崇和敬仰,多见于诗文中,至今读来仍具浪漫情怀和儒雅韵致。

《周颙传》里说,周颙清贫寡欲,终日种菜。惠文太子问他:“蔬食何味最胜?”周颙回答:“春初早韭,秋末晚菘。”春韭生在春寒料峭之际,秋菘生在秋气肃杀之时。它们没有艳丽的花朵和丰硕的果实,但它们面对严酷的环境而自强不息,故集天地灵气于一身,凝乾坤美味于一体,在平凡中见出伟大。菜犹如此,人当如何?

诗圣杜甫与故友重逢,有便饭招待,酒是自家酿,菜只能去剪把韭菜了。虽说没有佳肴,如此的真挚情谊令人感动,面对喷香的黄米饭和美味的韭菜炒蛋,于遭贬谪后颠沛流离的诗人来说,也是一份贴心的温暖。于是就有了“夜雨剪春韭,新炊间黄粱”的动情诗句。

《红楼梦》里有诗曰:“一畦春韭绿,十里稻花香。盛世无饥馁,何须耕织忙”。此句出自黛玉替宝玉写的那一首诗,虽有心灵鸡汤的小资情调,也不乏情动的浪漫色彩。

“剪而复生,久而不乏”。 韭菜在我们的日常生活里,极具深邃的寓意和曼妙的内涵。《说文解字》中载:“一种而久者,故谓之韭”。“久”谐音“韭”。意为生生不息、长长久久”。

行文至此,忽然忆起曾经走过的青春岁月。年轻时经人介绍与妻子结识,皆为农家出身,同为名办教师,受经济条件局限,定亲时我给她买了一条围巾和一件毛衣,她不悲不喜,淡然接受,没做任何回应。一段时间后,我因写作正忙,她来看我,第一次送来礼物,居然是一捆新鲜的春韭。我惊疑地看着她,意为这未免有些过于滑稽甚至荒诞了。她含羞一笑轻声说了一句,老人们都讲,吃了春韭,天长地久。等我醒悟过来,狠狠擂了自己一拳,心里充满了懊悔和敬意。

结婚后,妻子知道我喜食春韭,就像母亲当年那样变着花样做给我吃。这么多年,儿女长大,家庭美满,日子倒也平稳安妥。相伴终老,便是天长地久。

一撮韭菜,一份情怀,一部饮食的春秋。多食春韭,安康永远,幸福长久。


站点统计 | 举报 | Archiver | 手机版 | 小黑屋
版权所有:中国食文化研究会墨子文化委员会  地址: 平顶山市新华区
ICP备案编号:豫ICP备17003652号
(浏览本网主页,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*768)
 
返回顶部